返回列表 发帖

[文学名著] 《八月的鬼魂》作者:[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

本帖最后由 淡若昕语 于 2012-5-29 20:50 编辑
# @/ ^& a  E  `4 u8 t7 ?' N- L- ]' R$ K' H5 o$ x! {$ e
离中午还有一会儿,我们就赶到了阿雷佐(1),然后花了两个多小时去寻找委内瑞拉诗人米盖尔·奥特罗·席尔瓦(2)购买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古堡,它就坐落在托斯卡纳(3)乡村某个田园诗一般的僻静角落里。那是8月初的一个星期天,烈日炎炎,人声嘈杂,要在游客如织的大街上找一个熟悉当地情况的人还真不太容易。做了一番无用功之后,我们只得重新上车,沿着一条两边栽满柏树但却没有标识的大道离开了阿雷佐。路上碰见了一位放鹅的老太太,给我们详细地指明了城堡的位置。临别以前,她问我们是否打算在那儿过夜,我们实话实说,对她说只是去个吃中午饭。
( K2 r8 r( v! B) G& M  D, \“那就好。”她说,“因为那房子里闹鬼。”
) f3 S& d- k5 L6 d! o妻子和我都不信大白天会闹鬼,不由笑她什么都信。而我们的两个儿子,一个7岁,一个9岁,听说能看到活生生的鬼,就别提有多高兴了。 : ~! u  f2 ^( }7 i, D
米盖尔·奥特罗·席尔瓦不仅是一位出色的作家,也是一位讲究的美食家和极为盛情的主人,他早备下了一顿美味的午餐,让人吃过不忘。因为来晚了,所以我们坐下吃饭之前,没有时间先到城堡内部游览一番,但看外观它一点都不可怕。我们坐在开满鲜花的阳台上吃着饭,整个城市的风光尽收眼底,心中残留的最后一点不安也都消散了。真难以相信,在这片挤满房屋的小丘陵上,似乎还住不到九万人,但竟然出了那么多不朽的风流人物。米盖尔说起话来透着几分加勒比人的直爽,他说这里面哪个都算不上阿雷佐最有名的人物。 / \) U0 m9 a! U& V( M# [6 Q
“所有人都加上,最伟大的,”他给出答案,“当属卢多维克(4)。”
  A$ k) ]+ [( U6 e% r卢多维克,就像这样有名无姓,是这座城堡的始建者。究其一生,他做的最多的就是扶植艺术和发动战争,而这座城堡见证了他最后的悲剧。米盖尔整个午饭时间都在谈论他。他给我们讲了卢多维克巨大的权力,痛苦的恋爱还有最终的惨死:就在发疯的一瞬间,他把情人捅死在了两人刚刚缠绵过的爱床上,然后放进来凶残的猎犬,任它们把自己撕成碎片。米盖尔一脸严肃地告诉我们,每当过了半夜,卢多维克的鬼魂就会在黑暗的房间里游荡,想要在爱的炼狱里求得一片安宁。他一脸严肃,一点不像是在说谎。 ) V" v3 \6 E( r  S+ x" B3 D) K# ?, G
城堡内果然十分阴森,大得有些吓人。但在一片光天化日下,我们肚子吃饱了,心里也很舒坦,觉得米盖尔讲的故事不过是他取悦客人的另一种方式罢了。睡过午觉,我们走遍了城堡里的八十二个房间。历任房主对它们进行了各式各样的改造,我们没有任何不祥的预感。米盖尔把一层的整个城堡都进行了装修,建了一套很现代的卧室,铺上大理石,外带桑拿室和健身设备,外面则是刚才吃饭的种满奇花异草的阳台。第二层是这些世纪以来主要使用的一层楼,但它的各间房屋都毫无特色,里面净是些各个年代的旧家具,全都被无情地抛弃了。然而在顶层,我们发现了一间保存完好的房间,仿佛连时间都忘了来光顾——这就是卢多维克的卧室。 4 V0 r0 x1 h, s2 Y, ]8 L3 c
那真是一个魔幻般的瞬间。房间里立着一间大床,床幔上绣着金色的刺绣,床罩和床罩四周的精美的银穗子因为浸了丧命的情妇的鲜血,如今变得僵硬。壁炉的炉灰早就冰冷,最后一块木头已变成了石头。大衣橱上挂着锋利的兵器,金色的画框里正是这位陷入深思的骑士的画像。可惜作画的佛罗伦萨匠师不够走运,那个时代一过,他的名字也被人们忘却了。然而让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弥漫在整间卧室里的那股难以言说的鲜草莓气味。
$ f; |, |# N! P9 z, Z( X托斯卡纳夏季的白天很长,时间走得不紧不慢,到晚上9点以前,地平线都遥遥可见。我们在城堡里转完一圈,已经5点多了,可米盖尔坚持要带我们去圣弗朗西斯科教堂观赏皮埃罗·德拉·佛朗切斯卡(5)的壁画,之后我们又在广场树荫下的咖啡馆泡了一会。等我们回去取行李箱时,发现又有一顿饭在等着我们,于是就留下来用了晚餐。
0 o5 j: I0 n$ ^2 C: Y7 q紫罗兰色的天空,月朗星稀。我们还在吃饭,两个孩子已经从厨房里拿了手电筒,跑到黑漆漆的楼上去探险了。在餐桌上我们就能听见楼梯上小马驹的奔跑声,房门吱呀的叹气声,还有他们在幽暗的房间里兴奋地呼叫卢多维克的声音。两个小家伙想出个鬼主意要在这儿睡一宿,米盖尔·奥特罗·席尔瓦很支持他们,看到主人这么开心,我们也就抹不开面子管孩子了。 4 o% {& x" z8 y3 v! V* M- I" f
当天晚上,我和妻子睡在一层的一间卧室里,孩子们住在紧挨着我们的一间。我们睡得很踏实,而一直担心的事情却恰恰没有发生。我们住的房间都翻新过了,一点也不可怕。我盼着自己能早点入睡,却听见客厅里同样在失眠的钟摆敲了十二下,我不由想起了赶鹅女人那吓人的警告。但我们实在太累了,很快坠入了织得密不可破的梦网。7点多钟,我才睁开眼,灿灿的阳光透过爬满窗户的藤蔓洒在床前。妻子在我身旁,仍在平静的梦海上徜徉,对周遭的一切浑然不觉。“太笨了我。”我自言自语道。“在现在这年月竟然还相信有鬼。” 3 ?; u( q# r( q8 S7 i/ w& A5 r/ l+ n
就在这时,飘来一阵新鲜草莓的香气,我心头一凛,看见了死灰冰冷的壁炉,里面最后一块木头已经变成了石头。金色画框里的肖像依然,那位面容忧郁的骑士穿过三个世纪的时空正在注视着我们。原来我们所在的,不是入睡时一楼的卧室,而是卢多维克的房间。抬头看去,床顶的帷帐都已落满灰尘,而身下是那张被诅咒过的大床,床单上浸留的血迹仍温暖如初。 / {) j) `# h4 ]0 V
; e' A: m0 Q* ]+ g" f# w8 a+ H
" Q/ F6 `6 f7 y0 C0 C+ z. u3 s. ?
注: + S/ c7 J; W( o
阿雷佐:意大利城市,位于托斯卡纳大区。
. h; `  }. y' G米盖尔·奥特罗·席尔瓦:1908— ,委内瑞拉著名左派诗人。 ) m' X6 |6 ?3 @/ f$ d( C2 Q
托斯卡纳:意大利中部大区。
: `2 C* p$ R( u2 |. `  J卢多维克:1452—1508,文艺复兴时期最杰出的王公之一,曾担任米兰唯一的摄政,极力庇护艺术家和科学家,并建造了众多民用和军事工程。后被法国国王路易十二击败并俘虏,抑郁而终。
; {8 r5 n3 F$ {+ M+ d9 R8 g4 |皮埃罗·德拉·佛朗切斯卡:1420—1492,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画家。.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忙的快吐了,多久没摸电脑没看小说了,/(ㄒoㄒ)/~~ !!!

感谢分享
无可比拟的经典,无以伦比的叙述
无可比拟的经典,无以伦比的叙述
魔幻现实主义的滥觞,百年孤独的代言人
感谢分享
ヽ(*≧ω≦)ノ
好像還是不錯的,
谢谢楼主的分享哦!
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由网友收集与网络,本站不承担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真实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网友上传的电子书仅供书友预览使用,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将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处理。举报邮箱
如果喜欢某本书,本站鼓励购买正版小说,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关注官方公众号
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