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其它分类] 《我拉二胡的时候最爱你》作者:李野

本帖最后由 落落星辰 于 2018-9-13 14:38 编辑
+ Q$ k! ]3 k" ]+ U1 D7 E& v  g$ V, {( w6 v- l; a  u# M, {" H

有一种说法叫,孩子小时候被逼着学一门乐器,长大之后泡妞,会事半功倍。

每次听到这种说辞,我都会擦一擦眼角的热泪,恨恨地说,那可真他妈不一定,看你学的是什么乐器了。

像我就很悲剧,学的是二胡。

从六岁开始,每天晚上我都要练习三个小时的二胡。

这完全是被我爸逼的。

我爸的目的很单纯———希望我快速掌握几个骚曲,在酒局上给他助兴和吹牛逼。

半年后,我爸认为可以出师了,接着就把我带到了他和狐朋狗友的饭局上。酒过三巡,我爸让我赶紧整个骚曲,就那首“爱拼才会赢”。

我演奏完之后,我爸瞪大眼睛,问他的朋友们,我儿子拉得好不好?

大家,李公子拉得太好了!

接着转折出现了。

隔壁的王叔也带着他女儿来参加了饭局。

那是一个梳着长马尾,马尾快长到腰间的小女孩。

她叫王倩。

王叔看着我爸,说,我女儿不才,也会一点乐器,我们和李公子切磋切磋。接着,王倩从黑书包里面掏出了一把亮晶晶的小提琴。

我和我爸彻底懵逼了。

王倩拿起小提琴,演奏了一曲卡农,饭桌上掌声雷鸣。

我输了。

那个晚上我爸悲伤地说:你的二胡白练了。

而我想说的是:我的二胡练对了。

因为那个叫王倩的小女孩对我笑了。

我注意过,我拉二胡的时候,别的大人都在喝酒聊天,只有她专注地看着我,那种一对一的凝视,仿佛给了我一个赞扬。

王倩同学,虽然我们是对手,但你长得真美。

二胡是如此难听,练琴又是如此枯燥,但如果能再见到你,我愿意坚持。

第二次见到王倩,还是在民族乐和西洋乐的比拼上。

我必须打探一下王倩的心意了。

我问王倩,同学,你老盯着我看干嘛?

王倩戴上眼镜,告诉我,啊?没盯着你啊,我近视。你二胡弓子是唯一会动的东西,瞧着不费力。

我一愣,说,那你干嘛听我拉琴这么认真?

王倩叹了口气,说,因为好难听啊,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声音跟丧曲一样。

我原本以为,王倩是一个有文化、有教养的女孩子,我错了。

就这样,我和王倩成了死对头。

同样学琴的缘故,我和王倩结伴去北京少年宫考级。

在一级到三级的考试过程中,我们一共发生了三次对话。

[考一级的时候]:

我指着自己的二胡上的蛇皮对王倩说,蛇皮做的,牛逼不牛逼,一千多块钱一张。

王倩拿起小提琴对我说,纯木的,一万块一把,你狂什么?

我:琴贵怎么了?我家比你家有钱。

王倩:你不知道啊,咱们那儿的胡同要拆迁了,拆了我家就比你家有钱了。我:你吹什么牛逼呢?

不欢而散。

[考二级的时候]

我:我没带松香,没法擦琴弓,你借我。

王倩:可以,我家有钱还是你家有钱?

我:我家。

王倩:不借。

不欢而散。

[考三级的时候]

王倩:我听了你的二胡,但还是觉得小提琴好听哎!二胡还是太悲伤了。

我:你懂个屁,二胡很摇滚,你听这个《赛马》,多燥啊,崔健唐朝黑豹你懂不懂?

王倩:还赛马呢,撑死了就是赶驴。

不欢而散。

我常常想,如果事情按正常发展的话,我想我和王倩会一起考到十级,然后打上一架,把人打哭那种,之后老死不相往来。

转折出现在我们考四级的时候。

一切如王倩所料:胡同真的拆迁了。

王倩家住在胡同入口附近,搬迁赚了大钱。

而我家住在胡同中间,政府拆到一半,决定收手不拆了。结果就是,我家裸露在街中心,还没收到一分钱。

第二天,家里人命令我再也不许拉二胡了。

理由是现在正是拆迁尾声阶段,我每天丧乐声一起,政府还以为闹出人命了,会来找家里麻烦。

深夜,我拿着二胡跑去找了王倩。

我在她家残破的窗边举起了二胡。她看到了我,拿着小提琴跟着我偷跑了出来。

我们两个搬了一把板凳,一起坐在胡同口。

月光倾泻下来,打在我们身上。

王倩问我,你以后不拉二胡了?

我说,不拉了吧,反正是丧乐。

王倩笑了,说,和你吵嘴习惯了,我一个人去少年宫,有点不适应哎。

我说,你家搬走了,少年宫我也不会再去了,咱俩以后不会再见了吧。

王倩说,应该不会了。

我说,很奇怪,虽然每回见面都吵架,但是如果见不到你,我一点都不想学琴。

王倩沉默了一会儿,说,咱们合奏一首曲子吧,欢快一点的。

王倩擦上松香,开始演奏起《赛马》。我也拿起弓子,给即将消失的胡同里增添一点悲伤的气氛。

我看着王倩,所有月光都打在她脸上,王倩拍拍我的肩膀,说,虽然我讨厌二胡,但你拉得很好听。

第二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心里很想王倩,于是又拉了一遍赛马。

然后门就被敲响了。

那是一个中年女子。她问我,刚才的二胡是不是我拉的。

原来我家胡同门口,是一家特别有名的豆汁店。有一个叫做高超的二胡老师很喜欢在那儿喝豆汁,她在喝豆汁的时候听见了胡同里面的二胡声,便敲窗户就寻过来了。

高超对我父母说,我是个好苗子,她可以教我,让我去她家上课。

就这样,令人难以置信地,我去高超家接着学二胡了。

我觉得那是上帝给我的指示,让我继续跟王倩在一起。

我去找了王倩,和她表白。

王倩,我喜欢你,独奏太孤独了,我们合奏吧。

就这样,我和王倩成了情侣。

我和王倩都认为,我们能在一起,和那条胡同的拆迁,那个深夜的二胡小提琴合奏,鬼使神差的豆浆老师密不可分。

三件事情,缺一不可。

但命运,就这么发生了。

大学以后,王倩去美国读研究生。

我和王倩约定,等她从美国回来之后,就结婚。

我们每天都会打上一个小时的电话,但是没法触摸和亲吻彼此。

我们每天会对彼此分享自己的快乐和痛苦,但是无法亲临其境,也就无法设身处地。

永远是一年后我们就能见面了,永远是三年后我们就会结婚。

我们需要的现在,需要的是你他妈少啰嗦,立刻滚过来。

异地恋,确实有修成结果的。就像彩票也有中奖的,可惜不是我们。

一年后,我和王倩和平分手。

又一年过去,王倩在洛杉矶结了婚,和一个学钢琴的外国研究生。

我参加了王倩的婚礼。

婚礼现场,王倩拉了小提琴,她丈夫弹了钢琴,两人合奏了一首“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

我真心地觉得,很好听。

小提琴还是和钢琴搭配在一起更动人。

比胡同里面的二胡和小提琴合奏的那首不三不四的赛马敞亮多了。

我删除了王倩的联系方式,自己也换了手机号码。

一年半之后,朋友跟我说,王倩的老公的出轨了,王倩骂了她老公,然后她老公回骂回去,还打了她。那是洛杉矶的最冷的天气,下着雨,王倩穿着一件薄上衣就离家出走了。

王倩的老公让她滚,让她永远别回来,没有任何反悔的意思。

朋友说,你丫不会去美国吧。

我说,当然不会,我疯了吗。

第二天,我辞掉了工作,坐飞机跑到了美国洛杉矶,守在海洋大道601号门口。

王倩的丈夫一脸轻松地走了出来。

我抽着烟,看着他。

王倩的丈夫没认出我,也掏出一根烟,管我要火儿。

我掏出火机,让他伸脑袋过来。

对准他的鼻尖,我用尽全力,拳头如子弹一样招呼上去。

我说,去你妈的钢琴,二胡和小提琴才是绝配。

因为这一拳,我被关进了警察局,赔了6万美元。

保释出来后,我去找了王倩,我想告诉她,如果没有地方可去,到我这里来吧,我一直在等你。

我没找到她。

王倩离了婚,从美国离开了,不知去向。

花六万美元,我只想再制造一次缘分,再见一次王倩。

老天爷,你他妈连这都没同意。

我回到北京,回到儿时的胡同。

我家还是没被拆迁,依旧老样子,可是王倩没在,没能回到旧时光。

我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走,路过一间小酒吧的时候,里面透出小提琴独奏的声音。

我鬼使神差地推开酒吧的门。

然后,我又一次看见了王倩,她剪短了头发,但依旧是我梦里的样子。

我冲上去,紧紧地抱住她。

我对王倩说,我来找你来了,王倩。就像小时候我去少年宫找你一样,其实根本没有豆汁店,根本没有听着二胡声音找过来的高超老师,根本没有这个孩子是个拉二胡的好苗子的屁话。是我哭着求我爸接着让我学二胡来着,我哭着跟我爸说,爸,我真的喜欢民族乐;爸,我想拉二胡!跟他妈灌篮高手里面三井寿求安西教练那德行一样。

王倩听完,抬手就扇了我一个耳光。

王倩哭着说,你丫这几年他妈跑哪儿了?

原来,王倩和她的老公掰了,两个人一起买的房子也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回到北京,就开始找我。才发现胡同里我家虽然还在,人却已经搬了。她在胡同附近的小酒馆找了一份小提琴的工作,祈祷万一哪一天擦肩,也不要错过。

我和王倩结婚了,在北京。

小提琴和二胡终于中西合璧了,梦想成真。

有人说:相爱的人总有办法找回彼此。

就真的是这样,我们费尽心思,我们相互错过,我们被现实分开,我们经历了漫长等待。

我们还在一起。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若爱   等待
不爱   走开

糯米因你而精彩!
感谢你们陪我走过这段不长不短
却足以温暖我整个青春的时光!
名字不错,但内容有点老套了
内容剧情什么还是有点老旧,但还不错的
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由网友收集与网络,本站不承担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真实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网友上传的电子书仅供书友预览使用,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将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处理。举报邮箱
如果喜欢某本书,本站鼓励购买正版小说,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关注官方公众号
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