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非首发】原创小说] 往事不忍回味

往事不忍回味

李芳洲

送走了妈妈,心情怏怏的,裹紧了身上的衣服,深秋的风依旧有些冷。后悔穿薄裙子出来,中袖的外套已没有什么用。

看着空中旋转的落叶和南飞的雁,没有悲秋之感,自然界的律动是科学的,正常的,我幸运生活在科技改变生活的今天。不知不觉,想辟一条平常不走的路,尝试一下,挑战素日三点一线的活法。就在我一脚迈进公园的这一刻,一阵低分贝、急促的音乐响起。我加快脚步寻声走去,见一位短打扮的阿姨,正随节奏敏捷地舞剑。我不懂剑法,但给我的感觉是她的剑法娴熟、行云流水、虎虎生风、身手矫健,抬手、跨步、跳跃,都有闪展腾挪的英姿。从背影看,只见她身材高挑,腰板挺拔,看不出年。我跑步绕到她前面,她已收住脚步,气定神闲地停止舞剑。我定睛看她,她也迎面撞上我的视线,那是一双清亮的大眼睛,高鼻梁、小嘴、薄唇、鸡蛋脸,一双不大不小的耳朵上挂着玉耳环。心想:这样美的阿姨,年轻时一定具有颠倒众多男人的魅力,想必她的人生不会不精彩吧?她冲我笑笑,走向长椅,在套上一条长秋裙的同时,又喝起了从枯瘦的老手递过来的矿泉水。喝毕,又摆弄了一下手机,便坐下了。

我走在她身旁,笑着说:“阿姨好剑法,收徒弟不?”她说:“阿姨闲着没事,闹着玩的,你别当真。”接着便拿起椅子上的书,自顾自地看起来,我好奇地凑上去,看那封面,哦,原来是林清玄的散文,旁边还躺着本科幻小说。我问:“阿姨原来很爱读书?”她没有说话,只用一声轻叹做了回答。我看着旁边还有一位老头,用报纸遮住脸,那握报的手,就像是老树皮,他们都没有交谈,也不知是什么关系。见人家都安静地读书看报,我也就怀揣秋晨的见闻,悄然地穿过公园的后门,搭车回家了。

在我们忧心忡忡地忙碌中,每日经见的事情的确不少,能在脑中刻下一点沟壑的,实在不多。一周以后,忽然接到朋友兰子的电话,说要请我吃饭,还说这饭一定得吃,因为是她妈咪非要见我。我说:“奇了怪了,我和你妈咪素昧平生,怎么吃饭非得扯到你妈咪不可?你这样找借口,也太雷人,太没水平了吧!”她说:“我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拍到你的一张照片,说你很像年轻时候的她。她怎么会用手机拍到了你?她说了,但我不告诉你,要留点悬念,让你们相逢时意外又惊喜!她听说你是编辑,就一定想和你聊聊;到底是排遣心事,还是要发思古之幽情?也许两者都有,两者都非,仅只为不说就真的来不及了……”兰子说着一声忧叹,叹声荡起我心中的涟漪,仿佛这叹我在哪里听过,但一时却想不起。于是我赶忙说:“别那么耸人听闻,别那么凄凄惨、惨戚戚,我来便是了。”


第二天下午两点,我如约到时光茶楼,进到包间,便见到那位舞剑的阿姨,使我十分意外,又十分惊喜!兰子见我和她母亲拥抱,便在一旁说:“这世界其实很小吧,兜几个圈子下来就都是熟人了!”我在兰子妈咪身旁坐定,简单地寒暄后,习惯性地掏出笔记本、录音笔,预备进入状态。兰子妈咪说:“我知道那次邂逅总是一份意外的缘,冥冥之中意味着我们今天会发生点什么。这不,我就愿意与你聊聊那些伤心欲绝的往事。具体说来,就是我一生中的两个丈夫,两个我都爱不起来,却又恨无所恨的男人。我为他们各生了一对儿女,不知道是喜还是悲?我已经风烛残年,活不了多久。那第一个男人已经走了,第二个还陪着我,虽然如此,我们只是天花板下面的一对陌生人,没有共通,没有契合,不过各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为了孩子,只好这么凑合着。遇到你,我仿佛返老还童,是你帮助我找回了青春。我真后悔当时怎么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住哪儿,以便能找到你。幸好老天有眼,兰子是你的朋友,致使我们的缘得以续下去……”我打断她,“谢谢阿姨这么信任我。”她拉起我的手说到:“阿姨命苦,想找个合适的人说说,不让往事烂在肚子里,说了死后才不冤……”我把茶杯送往阿姨的唇边,准备听阿姨讲那过去的事情……


阿姨问:“丫头,你今年多大?”我说:“快三十了。”她道:“我像你这年纪,已有两个孩子,大的十二,小的也快十岁了。”我“啊”了一声,“可我现在还是剩女咧……”。阿姨说:“时代不同了,你们多幸福啊,结不结婚可随自己的意愿,谁也逼不了你们,可我们那时就不同了。”说着眼睛泛起泪花,睫毛上缀满珠儿。我用纸巾擦去她的泪,看着她肩头耸动,胸膛起伏,简直与舞剑的女神判若两人,看着她开始一场奇特的逆袭穿越。

我把录音笔朝她身旁推了推,紧握她冰凉的手,就在我热辣眼睛的期待下,阿姨时光倒流,逆水行舟,返回六十多年前。

“我结婚时还不满十八岁,高中毕业一腔热血,参加到即将全面胜利的解放大战的尾声。四八年末,焦部长当时已41岁,他第一次见到骑马送宣传资料,半学生、半军人通讯员的我,就迷上我了。陆续叫几批女干部给我做工作,那时候大的战争基本结束,只有小股残匪负隅顽抗,因此具备了首长能谈婚论嫁的条件。我说什么也不答应,理由也说不清,也许还不懂事,不懂爱,或许也嫌他太老。那些女干部都是他的部下,也都是他的说客。说什么:‘女人嘛,总是要嫁人的,都是要生儿育女的,早点晚点都一样,还说焦部长虽大点,但很疼人。你跟了他,就是党培养的重点干部,上大学不过是部长早晚一句话的事。现在又胜利了,不用吃苦,我们好羡慕你的福气哦……’

我哭哭啼啼被推到婚姻的风头,席上我什么都没有吃,没有喝。不知到底该怎么办!大伙儿闹毕,把我俩塞进洞房,点起红烛。人们说了一大堆喜庆吉利的话后离去。我紧张得把心都提到嗓子眼,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他关好了门窗,亲切地唤着‘小林,小林,我们从今就是夫妻了。’我后退到墙边,喝道:‘别,别,别靠近我。’他不听我警告,径直朝我走来。我下意识地拔出手枪,向他发出了数弹。幸亏他经验丰富,房间够大,而我又是个用枪的新手……接着武装部大院灯火通明,人喊马嘶,一阵打乱,众人包围了我们的洞房。踢门的,敲打窗户的,口里骂着:‘小婊子,竟敢刺杀首长。开门!开门!’我已吓得魂不附体,缩成一团,蹲在墙根下,连眼泪都不敢流了,预备着被大伙儿剁成肉馅儿。

这时候焦部长吹灭了蜡烛,打开房门,朝外喊:‘没事,没事,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有人问:‘刚才是谁开枪了?是不是小林?’‘不是,不是,是我脱衣服走火了。’大家悻悻地笑道:‘哦,部长,动作要轻点哦,吓死我们了,好歹是虚惊一场……’

焦部长关上门,抱起我问:‘吓坏了吧,玩笑不能这么开,哪有妻子杀丈夫的道理呢?’

我哭着央求他放过我,说:‘我害怕,我还小,我不要结婚,我是来革命的……’

他说:‘我要是不和你结婚,怎能保住你的小命?想想都这样了,就算我让你离开,你怎么走的了?我怎么同党组织交代?那几声枪响,不会被党组织细究么?纵然我不说,那该怎么去解释我和你会离婚?小丫头,别犟了,你看今天好悬哦。要不是碰上我,你想想后果……’

他用手拭去我的泪,温柔地说:‘革命也不影响结婚嘛。难道共产党就没有七情六欲,不能生养孩子?你虽小,今天这事也可以看出我有多疼你,爱你。’

我说:‘那你处分我吧,送我去坐牢,或者毙了我……’

他不理这茬,迅速地占有了我。我的第一次婚姻就是这样开始的。

解放后,老焦调往市里,一路官运亨通,我也顺利地读完大学,在高校工作。

在那个红色浪潮一浪高过一浪的年月,多少人不明不白地倒下去了。老焦也许是运气,也许是根正苗红,始终官运不错,对我也算怜爱有加。我跟了他,有人羡慕,也有人不屑。五九年我29岁,已从高校调往我想去的军工企业当上了工程师。那时候,我要什么,在组织原则以内,老焦总是基本满足我的。因为不懂事,成熟太晚,或者也是太顺,有时看到大学、高中的同学,都有年轻般配的丈夫,他们虽然没有我的风光,但只要没被运动(注:即将被清洗、被清算、化为敌人或劳改、下放的意思)找上,也都还过得不错。这就是人性,我看到这些,便时常心烦意乱,无由来地对老焦发火。不过也就是哭闹一阵,他刮几下我的鼻子,哄哄我。笑道:‘唉,小丫头,和我儿女一起长大吧,长大懂事就好了……’

事情就出在我闺蜜身上。我一位大学同学,丈夫是宣传部的干事,模样很帅,才子佳人,两人很般配,令世人很是羡慕。但当三面红旗(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的时候,我女友不知说错了什么,被打成右派,当年就被下放,才子干事赶忙与之划清界限离婚。我利用出差的机会,前去看她,在安慰她的同时,也同她聊起了自己的伤心事。我在她下放劳动的地方住了两夜。利用白天她下田劳动,给老焦写了封信,其中一句是:你等着!老焦!总有一天我会和你算账的……

信写完,封好,竟忘了送邮筒。我在出差的城市下了火车,赶忙找地方给同学挂电话,说起信的事。她说她见到我的信了,会把它寄给老焦的。然而,几个月以后,我却因这封信坐牢了。那位同学为了立功赎罪,加油添醋地写了一篇文章,解剖我的信,说我这封信不是针对爱人老焦,而是针对我们的党。因为老焦是党的高级干部,她攻击老焦就是攻击党,她还说:‘小林这样做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是蓄谋已久,要向党反攻倒算,阶级报复。那位姓林的亲自给我讲,洞房花烛夜,她要用枪打死老焦的事……’

这封信,她没有寄给老焦。如果她寄给了老焦或寄到他管辖的范围,绝对无甚大碍,就被压下去了。可是她寄给省委,市委,中央和公检法,于是上面不得不抽丝剥茧,追究、调查。我直到入狱才慢慢清醒——人心险恶。本来是两口子开玩笑的情话,也被人上纲上线地用作屠刀和自己上升的阶梯……

我出事后,老焦一下子老了很多,好端端一个家庭,竟被两口子的一封私信弄得家破人亡,上边一再逼老焦和我离婚……在判刑十年间,我受尽了屈辱、折磨、摧残……最刻骨铭心的一次是我被派往食堂打扫卫生。收拾妥当以后,我发现桌上摆了一本建筑学的书,我好高兴,久违了这些书,便虔诚地走过去认真地翻看。忽然,一个男子朝我挥动拳头,怒吼道:‘狗囚犯!反革命!你是什么东西!这书也是你那手能摸的吗?’我五雷轰顶,浑身哆嗦,如秋天的蝉,不,更像是被谁扔进了冰窖,彻骨的冷使我半天缓不过气来!就这一次刺激,使我联想起原来有老焦呵护,一切挺顺的,谁都高看我一眼,如今倒霉的凤凰不如鸡!我天生迟钝,成熟很慢,敏感度很低。可是这次打击,也使我遭受强烈的挫败,一下子有生不如死的感觉。我病了很长时间,家人也很少来看我。

监狱里有个男人,也就是兰子、梁子的爸爸,常表白喜欢我,我当时不屑理他,他是个盗窃犯。那人先我一年出狱,之后给我写信,说如果我出去有困难可以去找他。我七四年出去,正是文革如火如荼的时候。我本能地回到那个原来市委的家,我一进门就对孩子们说:‘叫妈妈……’谁知两个拿着枪和棍子的儿女朝我扑来,把我打倒在地。口里骂道:‘打死你这个反党反革命的坏分子,我们绝没有像你这样臭婊子的妈。’我听了,又一次坠入冰窖,心碎成了玻璃渣。哭喊道:‘老焦,这就是你教育的孩子吗?’我话音未落,就听到一声苍老的大吼:‘放她走!’就这三个字断送了我们一段夫妻情。

那一段生死攸关的枪弹都没有拆散我们的姻缘,却在刑满释放断送了,拆散了。你看这段姻缘,就这么浑浑噩噩,在诬告陷害的冤狱中死去。

自己的命运也是民族的命运,可叹非但得不到理解同情,反而连至亲也弃你而去。我心如刀绞,天旋地转,不知当时是怎么哭着离开那个市委大院的家的……我无处栖身,无处投奔,上哪里去找接纳我的亲人呢!就在户口无处上,找不到落点的时候,兰子她爸那个搭在河边的牛毛毡破棚屋接受了我,使我有了一个燕雀式的巢!我无依无靠,只好嫁给了他!

他是我完全不可能爱得起来的男人,粗俗、丑陋、没有文化、脾气暴躁。为此我自杀过两次,一次是上吊绳子不结实,摔了下来;另一次是他下班早,发现,把我救了。我想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连死的机会都被剥夺,既然天不灭我,那就只好苟活吧!兰子她爸虽然诸多不是,但心眼儿不坏。当年盗窃,也只是利用工作之便偷米、偷面、救助饥饿的老乡。他和我结婚后,便很卖力地干起了装卸和拉板车的活。文革结束后,就用上了监狱里学的手艺,给别人维修简单的电器。

我也在政策落实后平反昭雪,恢复到机关上班。七六年老焦良心发现,带着两个儿女来看我,向我赔礼道歉,想请我回去。那时我已怀抱梁子在喂奶。我哭着对他说:‘我们都回不去了,你好自为之吧!’他听了我的话,老泪纵横,后悔当初没能把我留下。每想到此,我就心如油烹,仿佛死过千百次,又仿佛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却又断不了那口气。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只有痛过、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到它锥心刺骨的纯与真!我又想起那句歌词‘这世间没有我要的可靠的王子,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

我常常搞不明白,苍天何以待我这般薄?那个害我的女友,到底是人性的恶作祟,还是真为了什么信仰去伤天害理?难道趋利避害就一定要伤及无辜,用别人的血去染自己的顶子吗?会不会也是那个畸形年代才有的奇特现象呢?跟制度有没有关系呢?”

她涌出两行清泪,陷入深深的沉思。

我顺着她故事的弯道,穿过半个多世纪的长廊,想象着、模拟着、魔幻着,终究无法再现那样的场景。那样的书我看过不少,总认为是作家们在编故事。今而这个朋友的妈咪活生生地坐在我的旁边,为我讲述亲身的经历,不由我不信。我仿佛浸泡在沥青池里,或是水泥浆里,被禁锢得游不动、拔不出。咀嚼着仅仅是为了想过普通人的生活,竟不能如愿的滋味!这是否就是叔本华所谓的,任何人都逃不掉被炭火烘烤煎熬的宿命?

正想着,门开了,进来一位矮小、猥琐、佝偻着背、一张粗糙的苦瓜脸上堆着不匀称五官的男人。用嘶哑的声音对阿姨喊:“哦!还没说完吗?”

阿姨赶忙介绍:“认识不?这就是兰子、梁子的爸爸……”

我一个激灵,冲他礼貌地叫了声:“叔叔好!”他一副不耐烦、不屑地“嗯”了一声。我看出他好像要对阿姨说什么,或者要发作什么,便赶紧告辞离开了茶楼。

没走出两步,我便听到兰子她爸在说:“就那么点破事,有啥叨咕的嘛?”我加快脚步,不想也不愿听到其余的不堪。心想:像这么不搭调的一对在一起,每天重复着鸡对鸭讲的日子,阿姨也真不容易,要是我非崩溃了不可。我试着让自己的灵魂附体于阿姨的魂灵,去演示、体悟一把,那样一种爱吾所爱,痛且恨又无所依,老是陷入沼泽,找不到支点的精神折磨!我幸运着自己晚生了半个多世纪,得遇好时光。从此不再有那样的害怕,又想我宁愿剩着,也不能嫁给没有爱,不搭调的男人。想不到能选择自己想过的生活,原来也是一种奢侈!那是多少男女用生离死别的泪水,在支撑我们的船,使我们能顺利地扬帆,作出的贡献哦!假如没有他们的牺牲,没有当年的挣扎和苦闷,没有他们的承载,幸福小舟能够划向光明的远方吗?

大街上,华灯初上,摇落的秋叶被足踩碎,就像是岁月缝隙里抖落的尘灰。我乃知识碎片化的一代,不具整合力。还是将穿越、超越、简约理智的思考交由专家、大师去料理、解锁吧!我在心中默祷“愿阿姨的泪,被一个长到无边的休止符,定格,永不再起拍”。

2014年1月2日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无论是什么都是值得回味的,往事是历史,需要铭记。
我爱生活.
人性不可测---有点喜欢这个故事
xchang
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由网友收集与网络,本站不承担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真实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网友上传的电子书仅供书友预览使用,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将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处理。举报邮箱
如果喜欢某本书,本站鼓励购买正版小说,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关注官方公众号
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