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首发】原创小说] 大数字(二)

老吴桌子上的那一杯茶正在以一种舒展的姿势慢慢地打开通常早上的这个时候如果没有人他会一直静静地看着茶杯里的茶叶在水里慢慢地以一种妩媚的姿态缓缓地舒展着然后再以一种优雅地姿态沉入到水底这个时候他忽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首淫秽的诗词其中有一句玉体横卧洞门朱春意荡漾禁不住”。刚泡开的茶叶宛如这些妖艳的年轻女子一旦沉入了茶杯底就好像是那些青春已不在的半老徐娘了茶叶如人生浮浮沉沉如同自己一般

如果不是意外的变故老罗原本是准备将自己的一生托付给火热的军旅从内心里他也喜欢在部队里面的日子事情的进展也如他一直所规划的那样,18岁进军营虽然在射击拉练等这些技能上他并不显得突出但是他很好地展示了他在文章以及在演讲上的才华很快就被部队领导所认可再加之他敏锐政治敏感度正如团参谋长有一次对他的评价一样他已经走在那批和他一起入伍战友的前面了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水到渠成的事情从班长到排长一直到三年后他顺利的提干一切都如自己在计划表里面所计划的那样精确以后的发展也和他所预计的那样副连三年以后转正连再到指导员再到副营到正营一切到这里突然就停住了

正营满三年以后按照部队的晋级序列是该提副团了所有人都知道提副团是晋级里面的一道重要的关口提上副团理论上如果不是自己主动要求或者出现大的问题一般就可以顺利到副师那样就可以在部队办理离休了一旦在这个关口出现了问题那只有转业回地方了所以这一关对别人也许不那么看重但是对于一直准备把自己一生都献给部队的老罗来说无疑就是一个生死关口所以当第一次提副团的名单里面没有他的时候他首先是一震然后他努力地安慰自己也许这只是组织上的一次考研在接下的第二年他几乎是全身心地扑在了部队的建设和管理上在接下来的全团各项工作中他几乎都是名列前茅但是当年的提干名单中他再一次落选了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一定是哪个环节出问题了那个时候他找到了以前的团参谋长现在已经是军分区的政治部主任了在老首长那里他才知道问题出在了升副团的第一次外调中军分区的外调人员在他的老家听说了文革的后期他组织并参与了一系列的活动包括几起带有暴力性质的活动虽然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完全成人但是他已经要为他年轻的鲁莽和冲动承担后果外调的结论他被划为三不干部”,就是不得在单位任主要领导不得提升为主要负责人不得在要害部门任职听到这里他知道他在部队的生涯就此结束了当老领导问他有何打算时候他不假思索地说他已经考虑转业了老领导说他可以帮忙他回去的那个城市的三江银行的人事处处长侯业福是他的老部下正因为如此当他转业到沿江市三江银行以后没有按照以往部队转业降级使用的惯例直接任命到三江银行最大的支行长江路支行当行长了

一杯咖啡下去以后程春的头好像好了一些他努力使自己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他好像记得在哪一本书上曾经看过人和动物在情感上最大的不同是人可以忘记许多东西这或许就是人在进化过程中所获得的最大收益头脑清醒一些以后他开始着手处理手头上的一些琐碎的杂事当他刚把市行那份关于在我行开展三讲活动的通知的文件上签上已阅之后他的手机短信响了起来他打开一看发信人袁援朝内容晚上可战他未加思索地就回了一个可以

袁援朝是程春的高中同学现在是省电力物资公司的负责人除了是同学以往两个人还有另外一层感情老袁几乎算是他的救命恩人这个事情要追溯到程春刚刚参加工作说起两个人在高中的时候就是很好的朋友那个时候老袁家是高干子弟父亲是南下干部从东北带着司机来到这个城市脱下戎装以后就当上了当时水电还是一家的省水电局当上了局长后来水电分家当上了省电力局的一把手所以老袁高中毕业以后也就顺利地上了当时的电力公司办的学校而出生普通工人家庭的程春的遭遇则坎坷的多第一年高考落榜以后复读一年还是名落孙山好在他参加当年的招干考试顺利地进入了三江银行由于既非本行子女也无任何裙带关系所以参加完培训之后他就给分到离家有70多公里的乡营业所工作。70公里若放在当下只是一个小时的车程当时那个时候无异于难上蜀道加之交通闭塞一个星期一次的回家无异于是生活中最幸福的事情即使是一个星期一次的回家之路也成了奢侈的旅行因为来回一次接近两元的路费对一个月收入只有30元还要吃饭的小伙子而言成了一笔巨大的经济负担拦过路车成了小伙子无二的选择


一切发生的就那么突然没有丝毫的征兆周六的下午在营业所的门口站在马路中间拦着过路车的程春首先看到的是在已经落下的太阳光芒中带着扬起灰尘的大货车如脱缰的野马撞向了自己。。。。。。。等到程春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四天以后了他睁开眼睛以后除了看到自己的父母和姐姐以外就是站在边上的袁援朝了这期间的事情他也是陆陆续续从以后天天来陪他的老袁口中得知的三次病危右手肌腱断裂重度脑震荡。。。。。。不幸中的万幸是内部的脏器大脑和腰椎没有大的损伤医生说能活下来就是奇迹至于有没有后遗症谁都没有办法知道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除了自己的家人来的最多的就是老袁了有的时候他会带一点家里炖的汤有的时候家里烧得好吃的他也用毛巾裹着饭盒送过来那个时候程春没有想到自己会不会有一天会飞黄腾达了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知道无论怎么样他都要来报答自己的这个好兄弟不管任何方式都不为过半年以后他从病床上站了起来这件事情带来的一个想不到的好处是他留在了当时的市行营业部也就是现在三江市长江路支行的前身正是验证了那句大灾之后必有大福的谚语年纪轻轻的他在会计岗位上勤奋的工作被当时分管会计的副行长盛之国所欣赏将他提拨为会计股股长于是当盛之国顺利执掌三江市银行之后程春也顺利地当上了市行营业部的主任那一年他刚满30他也成为三江市银行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正科级干部接下来的路也就顺风顺水从营业部主任到市行储蓄科科长再到市行最有财权物权的办公室主任接下来不出意外谁都认为市行副行长的职位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是一切在一夜之间就发生了变化盛行长在56岁还没有干满任期的时候突然调任省行调研室工作章国武由省行空降任三江市银行第四任行长

坐在出租车上穿梭在城市的灯红酒绿中蔡茵忽然有一些清醒了她的思绪回到了和二宝刚认识的时候。“二宝也是行里面的员工当初第一次在工会上见到他的时候如果说那个时候有人说她会和他之间有什么她会笑掉大牙可是命运就是让他和这个其貌不扬走在人群里面你甚至都不认识的男人混迹在一起在工会的时候她也只是淡淡地问了一下才知道他叫贺明是从兴庆市调过来的一个普通的干事那个时候她只是觉得有点好奇象他这个年纪的男职工很少是愿意在工会和那些老大妈们一起共事的直到有一次在分行大院的宿舍里面她看到他也从楼道走出来的时候她才有点好奇问她父亲才知道二宝的父亲原来是兴庆市农行的行长是省行才提拨的陈风云副行长的同学通过陈行长的运作最近才调到分行监察室当副主任所以全家才从兴庆一起搬到了省城那个时候她对他的了解也只限于这么多实际上按照她孤傲的性格她也不愿意再多了解了

让她和他之间命运出现转机的完全源于分行的一次人事任命

省分行的领导班子完全是按照正常班子模式搭建的一正三副除了即将快要到站的正职汪行长以外还有排名第二的戴副行长排名第三李副行长和才提拨的陈风云副行长虽然是三个副行长但是大家都知道真正的权利斗争是集中在戴和李两个人之间的陈风云只是一个摆设所以行里面青壮年的部室正副处长也基本分为两派只有少数几个不重要部室诸如监察室机关党委等部门的副职可以算是陈风云的人戴和李两派在各个方面都展开争斗看似和风细雨下面到处都是血雨腥风的战斗特别是两年前副书记的退休引发了两人最直接的一次较量副书记退休以后按照惯例排名靠前的戴副行长自然而然地升任副书记总行考察小组原本也只是想走个过场谁知道来了以后整整考察了两个星期才回去其后的任命更是将两人的争斗白热化总行破天荒地第一次任命了戴和李同时任副书记这场争斗表明上看上去是大家打了个平手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回合是李副行长占了上风这场争斗从任职副书记开始一直到去年汪行长退休更是将此次争斗推到了顶峰各种流言满天飞这场堪称省分行建行以来最大的争斗随着总行一纸任命最终尘埃落定陈风云任行长和书记戴和李分别调任其它省分行任职从另外两个省调入两个年轻干部任副行长任命一下省分行机关里面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不愿意说话好像大家一下子都没有缓过劲来

陈风云上任两个月以后一场大的洗牌在这个老牌银行里面迅速地展开了这其中也包括章国武的任命如果说章国武能当上三江市农行应该感谢陈风云的话其实他更应该感谢二宝父亲的一次不经意的提携这次完全可以算是无心插柳的举动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事情源于陈风云上任不久的一次对下面地市二级分行的考察由于对兴庆市分行非常的熟悉所以此次考察就没有将兴庆市分行包括兴庆市所辖的县行列入其中在完成全部的考察任务车队在返回省城的途中正好经过兴庆市临湖支行因为离省城原本只有一百多公里的路途虽然已经临近中午也没有中途停歇的打算只是恰好路过临湖县城的时候,“二宝的父亲半开玩笑地对陈风云说到想不想回临湖老家看看呀陈行长原本不是临湖人只是下放在临湖虽然只是简单地一句话不知道怎么就勾起了思乡的情节当即答应到去看看于是车队在没有通知兴庆市分行的前提下驶入了临湖县

时任临湖县支行行长的章国武那天中午吃过中饭正准备小憩一会正当他处在半睡半醒之间的时候突然接到当班的营业员的电话说支行来了好多车子也来了好多人那个时候他一下子就清醒过来好在他的家就在支行后面不远的宿舍所以接到电话以后不到5分钟的时间他就站在那群人的中间来到了现场看到了陈风云之后他一下子激动得有点不知所措了

陈风云原本也根本不认识章国武在听到二宝的父亲介绍后他也只是随便地四处转了转窗明几净的环境让他对这个其貌不扬的行长有了一点好感在礼节性的来到章国武的办公室的时候陈风云突然对他桌子下面一双有点泥土的绿色解放鞋子产生了兴趣他特意问到桌子底下怎么会有这样一双鞋子章国武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到才从县支行比较偏远的营业所回来还没有来得及洗干净那个时候沾满了泥土的球鞋勾起了陈风云曾经下放的回忆让他突然有了一种亲切的感觉这个时候他才发现章国武的口音似曾熟悉一问才知道章国武的老家就是他曾经下放的那个乡

中午的酒宴气氛非常的热烈热烈的缘由是因为陈风云的情绪很高在杯酒交错之间52度酒精的刺激下所有人的情绪都显得亢奋这其中的最高潮的地方就是章国武过来给陈风云来敬酒当他端着满满一杯足足有四两白酒过来的时候因为激动断断续续地在表达自己的敬意的时候有人发现他的鼻子不知道是因为深秋气候干燥还是太过于激动的原因竟然流起了血同桌的人赶忙提醒他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声没事然后就用胳膊把鼻子一擦雪白的衬衫上映上了斑斑的血迹然后他二话没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那个时候陈风云的脑海里忽然想起古代某个君王的故事世子问即将驾崩的皇上朝廷里面哪些人能用皇帝说能用的人我都给你关在牢里面了世子问那是为什么呀皇帝说你把他们放出来他们才会忠于你呀以后要用就一定要用那些死心塌地忠于你的人这次考察结束以后省分行的金融杂志当期的首页就是章国武的一个专访题目就是立足基层图奉献
甘洒热血为
×》。

一杯已经凉透了茶下肚以后老罗开始翻阅起桌子上的各类文件行里面的文件一般分成三类一类是支行自己下的文件这类文件他基本不看因为这类文件在起草阶段他都已经仔细审核过了另外一类是行业类的文件这类文件他也基本不看这类文件他只是签约一下就转到对应的业务部门了他只看市行签发或者是转发的这一类文件这才是他需要关注的就好像是这个标明三江市×168文件关于在我行开展三讲活动的通知的文件就引起了他的高度关注文件的大概内容就是三江市最近将组成专门的小组驻点各支行开展讲文明讲道德讲奉献活动活动期间还将对各支行的领导班长进行考评考评是群众打分和领导打分相结合的方式对于这个好像只是一般走走过场的活动老罗明显地感觉到活动的内容绝对不向文件上说的那么简单得出这样的结论是他看到在省分行陈风云行长上任以后地市一级的领导班长已经调整结束了下一步肯定是区县一级班长的大洗牌这就好比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新的班子肯定是要提拨自己一帮人这是其一其二是市行在章国武到任之后原班子除了盛行长调任省行以后原来二把手的老侯也已经到年龄了继续留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这就意味着最起码会有一个空缺所以此次搞这个活动可以说是对现在县支行行长的一次考核意义自然就很不一般了

门被轻声地被敲响老罗说了一声请进办公室的王秘书走了进来告诉他人民银行一个树行业新风的会议原则上要求城区的一把手行长参加老罗简单地看了一下告诉王秘书通知赵副行长带着工会田主席去参加王秘书答应了一下就出去了看到王秘书出去了以后他拿起了电话电话那一头传来一阵甜蜜的女子声音他低低地说了一句你到我这里来一下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不大一会门被轻轻地推开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走了进来她就是长江路支行计划科的戴芸芸看到房间没有人她笑眯眯地说到一大早就想我了呀老罗看着面前这个充满了魅力的女人心里充满了渴望他压制着自己的欲望对她说你帮我约一下大安的王总今天晚上在一起吃个饭你也参加一下看着老罗今天略带严肃的面孔戴芸芸知趣的走开了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老罗不觉得思绪万千

第一次见到戴芸芸那还是他刚到长江路支行的时候那一次他例行对支行下面所有的网点进行一次巡查当来到新大街分理处的时候他见到了分理处内勤主任戴芸芸凭着多年在部队政工工作的经营他从她的眼睛里面看到了某种东西虽然那种东西和他内心的某种需求那么的吻合但是那个时候的他清醒地知道什么事情是他当时急需解决的

宣布他去长江路支行的时候侯处长就单独和他谈过一次话简单地告诉了一下他长江路支行班子成员的大概情况在介绍情况的时候尤其重点介绍了一下分管信贷业务的第一副行长赵斌从侯处长的介绍中他知道了赵斌很早就是长江路支行的副行长了也是从支行就地提拨起来的干部加上他这一届已经是四朝元老千年老二所以不满情绪肯定是有的加之群众基础非常好估价会给他的工作带来难度最后侯处长语重心长地告诉他他才来这个单位很多情况不了解所以稳定是他目前工作的重中之重

当老罗一到支行以后他立马感受到来自赵斌的压力这种压力不是来自赵斌的本人而是来自赵斌分管的业务银行的业务从大的方面来说只有两大块一块叫做资产业务一块叫做负债业务简单地说就是低吸高放赵斌分管的是信贷业务就是属于高放范畴的别看信贷部也就十几号人却掌管着全行二十多个亿的贷款是全行的香饽饽里面的人几乎都是赵斌的亲信加之业务性很强对于非科班出生的老罗来说几乎无法插足赵斌也真正把他分管的信贷业务做到了针戳不进来水泼不进去的程度行里面所有的信贷客户几乎无一例外地只和赵斌往来这使老罗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所以来到支行时间不长老罗就准备拿信贷业务开刀了

促使老罗很快动手的一个主要原因也是缘于戴芸芸在来到支行不久基本稳定以后省分行要求长江路支行参加一个总行关于大客户营销的会议并且指明要求必须有基层网点人员参加地点在宜昌由于是一个总行级的会议于是老罗就亲自带队参加这其中就有他点名的戴芸芸原本是一周的会议两天半就结束了下面就是三峡三日游这也是大家预料中的因为但是参军驻军就在四川所以老罗就和大家说自己不参加了让支行其它的人去游玩大家对此表示很遗憾当天晚上老罗就在宾馆的酒店为大家践行在酒席快要结束的时候戴芸芸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接完电话她神色紧张的告诉大家她母亲的心脏病突然发作了她第二天要赶回去照料她于是大家只好在惋惜声中一一作别了第二天早上原本喧嚣的酒店随着各代表团的离去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随着人员的离去老罗房间的门铃突然想了起来打开门戴芸芸站在门口女人用挑衅地目光看着老罗问到你准备带我去哪里玩老罗笑着说你母亲不是生病了吗女人走上前去用性感的嘴唇堵住了老罗的嘴然后在他耳边低低地说到你不会是真的这么傻吧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我要糯米啊。。。。。。。。。。。。。。。。。
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由网友收集与网络,本站不承担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真实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网友上传的电子书仅供书友预览使用,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将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处理。举报邮箱
如果喜欢某本书,本站鼓励购买正版小说,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关注官方公众号
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