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纯爱同人] 《 旭润 你有的,我也要有》作者:白弗起 旭凤 润玉 香蜜沉沉烬如霜

荼姚一直对簌离比她早生了儿子而耿耿于怀,偏这又是天帝的第一个儿子,天帝自簌离怀上,不说日日去,但凡是众仙进贡的珍品,无一不是进了琉珑宫,尤其是在产前一月,天帝还亲带天妃簌离下界游玩,日日所食雪莲、人参子;所饮非神渊之水不可;终天妃簌离回归天庭,产生一条银白如雪的应龙。
众仙称贺,飞鸟缭绕,天帝抱儿视子,取名润玉。
荼姚坐于上首,眼望那小儿,粉雕玉琢一只,越见越喜爱,心里也越发不岔,没想这簌离姿色不如她,这儿子却平端天貌非凡。
这般郁了三日,至晚间,天帝至此寝殿,两人欢好一夜,十几日后,突感腹中沉痛。
仙官报喜,怀有凤子。
荼姚记恨于天帝在簌离产时的诸般宠爱,非要天帝把当时给了簌离的一应珍品,全数再送她一份,亦要天帝带她下界游玩,食雪莲、人参子,神渊之水;虽每感自己非甜无味,却硬苦撑了一年。却非她所料,产生的却是只赤身凤凰,哪有什么粉雕玉琢、如雪团子,分明是只被剥皮待烤的鸡鸭一般。
惊得荼姚随手就要埋了,幸天帝赶来,忙定了名字,为“旭凤。”
自此天界便有了两位殿下,可这两位殿下,一位属火一位属水,又是一凤一龙,且他们之母,荼姚簌离形如仇敌,天帝无法,只能将两儿一位赐了璇玑宫,一位赐了栖梧宫,极南极北之地,想来怎么也碰不上面。
却不想,天有定数,事非人愿。
这一晃,五百年而过,旭凤已满四百岁,堪堪能化出人形,便学那鸟类,展了翅膀,在天翱翔,不知飞了多久,见底下有汪清池,池边斜卧着条半身半人的应龙,银白色的尾鳞轻轻卷起碎玉般的水,自身上洒下。
只觉碧波清池,鳞鳞仙子,不似真象,一个不慎,便从九天栽了下来,直扑在了那应龙的身上。
大殿下润玉,自出生起,就被教导行止有度,勤勉克已,每日不是习练功法,便是钻研丹药,以致五百年来,光长了年龄,少了人情世故。
他此时,正闭眸,如同往日一般,借池中清水,扫去一身的疲累,突被人一扑,不防之下,两人双双滚进了池中。
润玉被惊得睁了眼,还未看清扑倒他的是何物,便忙收了龙尾,正要旋身飞上岸。
而那凤凰甫一落水,便狼狈之极,唯剩一念,此命休矣。出于本能,紧抱身下之人不放,润玉被他缠着施展不了法术,一恼之下,伸手击中他的额头,却不想旭凤生命欲之顽强,非但没放手,还紧紧缠住了他。
“放开,你知道我是谁吗?”
“管你是谁,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害本殿下,本殿下一定绝饶不了你。”
“谁饶不过谁,再不放开,别管本殿下下手不留情。”
“本...”
“殿下?”
“你是何人?”旭凤靠着润玉的身上,难得喘过一口气来。
“我乃天帝长子,润玉。”
“兄...兄长!”旭凤大惊,连忙急道:“兄长,救我。”
润玉奇怪地瞧了他半晌,不信道:“别跟本殿下乱攀亲戚。”
趁他发愣间,润玉一掌击中旭凤的手,飞身上岸,临走时还不忘警告一番,“今日本殿还有急事,不跟你等小仙计较,下次如敢再犯,定教你尝尝我新学的水灵诀的厉害。”
旭凤没了支撑点,转眼间,水已漫过他的胸口,幸得璇玑宫仙待从水镜中探视到他的行踪,才急急赶来救下了他。
可自此,这一龙一凤,每每相见,便火星不断。
“你拿黑子做什么?”
“不是我下黑子吗?”
“你下的是白子。”
“哼!”
“星辉凝露,本殿下的。”
“你不是只喝桂花酿吗?”
“你管我!”
“我的!”
“我的!”
“母后给我做了一盏凤凰灯!”
“母后给我扎了一只纸鸢!”
“无趣!”
“丑!”
“父皇给了我一把凌霄剑!”
“父皇给了我一把龙呤剑!”
“看打!”
“找打!”
一千三百年后,月下仙人府。
被七天天天登门,一个冷坐着,一个只管找红钱的龙凤两殿下逼迫的月下仙人,已经问出了第三十六次的问题。
“凤娃,你要找个什么样的仙女媂结良缘?”
旭凤瞧了眼,在那找自己红线的兄长,“要比他好看的!”
润玉冷哼了声。
月下仙人头痛地看向润玉,“那龙娃呢?”
“跟他长得一样的!”
又是这个答案。
“算出来了吗?”天帝看向缘机仙子,缘机仙子抱着命格盘,忙道:“是明日。”
“那你去好好准备一下,虽是历劫,不可大意。”
缘机仙子忙道:“天帝请放心,小仙定会给大殿下准备一个极好的命格。”
栖梧宫内,润玉正暗自为能下凡历劫,暂时不用见到臭凤凰高兴地多吃了一晚饭,就见那只臭凤凰气冲冲地闯了进来。
“兄长,为什么你能下凡历劫,我不能,父皇就是偏心。从小都是好东西先给了你,才给我!”
被叫兄长,从来都是在旭凤很生气很生气的情况下。
润玉越看他生气,心里就越舒坦,伸手拿起一块杏仁酥,咬了一口,“谁让你比我小,还没有资格。不过,你要真想知道人间是什么样子的,你可以拿水镜看啊!”我玩着,你看着,多好的事!
偏头就把润玉手上的糕点,一口叼走,旭凤狼吞虎咽地咽下,气呼呼地站起身,“兄长,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去跟父皇说,我也要下凡。”
润玉眼见着他如来时一般,冲了出去,不知为何竟第一次,没了开口调侃的心思,反倒是手指上,有些微微发烫。
该死的臭凤凰,跟他说了多少回了,别从他手上抢吃的!啊!
“父皇。”烦不胜烦的声音。
天帝头疼地捂紧耳朵,“不可胡闹。”
“母后。”软软糯糯的声音。
“旭儿,来母后这。”
旭凤看到母后露出的笑脸,就知母后一定有办法了,当下欢喜地跑了过去。
翌日一早,缘机仙子早早等在临渊台旁,润玉依依不舍地和母后告完别,踱到临渊台前,正要跟缘机仙子打招呼,就见旭凤不知从哪颗树后跑了出来,直接上前将他一扑,同时跌进了临渊台。
“你...你做什么?”
“母后说,虽然还不到我历劫的时候,但如果我是和你一起掉下去,你的劫也会应在我的身上,我也就可以下凡了。”
直到把手上的姻缘命格扔下,缘机仙子才从怔愣中回过神来,看着两根红线凭空出现在那紧抱在一起的两人手臂上,吓得缘机仙子也想跳一回临渊台了。
“缘机,凤娃呢?快让凤娃出来。”
惊愣中的缘机仙子,听到月下仙子的声音,如同雷劈。
月下仙子却未发现她的异状,自顾自言道:“怪不得总是没办法给凤娃牵线,原来他的那根红绳,早就被他藏了起来。”
不过,更奇怪的是,龙娃到底找到他的那根红线没,他再找不到,他的姻缘阁都要被他给拆了。
“不对,缘机,今天不是龙娃下凡历劫的日子吗,我让你给龙娃定一个公主为姻缘的事,你没忘了吧!”
缘机仙子艰难道:“你知道怎么把大殿下变成女的吗?”

小剧场之一

下凡归来后的龙凤,对于人间之事,很有默契地一字不提,以至天帝、天后、天妃轮番上阵,皆是无果。
这日,月下仙人,又想起自己的职责来,他听得近日新飞升了位仙子,是颗葡萄化的,长得不仅秀色可餐,兼之是个玲珑心窍。
便有心替润玉旭凤搭个线。
“龙娃,凤娃。”
“让你别落这里!会输的!”
“输在兄长手里,我心向之!”
“贫嘴!”
“兄长,什么时候我们能想凡间一样”
被无视了彻底的月下仙人,咳得整个肺都要跳出来时,润玉终于很无辜地转头,眨了眨眼,“叔父?”
旭凤一脸茫然,“叔父,你什么时候来的!”
老夫都来了有半个时辰了,尽看你俩在棋盘上,手握在一起,把棋子推过来推过去的玩呢!
“咳咳,龙娃、凤娃,你们可有听说过锦觅仙子?”
“我没听说过,兄长呢?”
“你知道的,我对这些事没兴趣!”
“那兄长对什么事有兴趣,不如晚上我们”
“旭凤!”
“好了,兄长,我不逗你了!我们接着下棋吧!”
月下仙人:“......”
他这是又一次被无情地无视了吗?
“龙娃、凤娃,你们听我说,这锦觅仙子,传言是六界第一美人,飞身上仙后,每天那是狂蜂浪蝶,从没停过,你们可得抓紧一点,别错过了到时候后悔!”
“兄长,要不我俩也抓紧一点,把婚”
润玉冷冷扫了他一眼,咬着牙,“好啊!只要旭凤肯委身下嫁,本殿下就勉强收之。”
“兄长,我们在凡间明明说好了的,是你嫁我!”
“有吗?”
“不能耍赖!”
月下仙人:“......”
他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不知道趁现在赶紧溜还来不来得及!


小剧场之二

天帝:“锦觅是水神之女,玉儿,为父有意将她许配于你为妻,你可愿意?”
旭凤:“父皇,兄长他不喜欢女的!”
天帝奇怪道:“不喜欢女的,那旭儿,不如你娶?”
润玉:“回父皇,旭儿日前跟我说他是万年孤苦命盘,为了不祸害他人,决定终身不娶。”
出了殿门的两人。
“兄长嘴好毒!”
“半斤八两!”

小剧场之三

锦觅觉得夜神殿下和火神殿下,都是万里挑一之人,让她选哪个都着实为难,只好去探探两人的口风。
璇玑宫。
“凤凰,你喜欢我吗?”
“不讨厌。”
“那你会娶我吗?”
“我是万年孤苦命盘,不能祸害他人!”可兄长不是他人,所以能娶。
“凤凰,原来你是怕我”
旭凤眼见情势不对,连忙打住,“你可别多想了!我还约了兄长下棋呢,都是你话太多了,不知道兄长等了多久!”

栖梧宫
“小鱼仙馆,你会喜欢我吗?”
“锦觅仙子这么可爱,谁不喜欢呢。”
“那你一定会娶我了?”
“锦觅就别开润玉的玩笑了,润玉已经有妻子了。”
锦觅大惊:“小鱼仙馆,我怎么一直不知道?”
“兄长。”
“瞧,你还认识呢。”
论坛需要充值VIP才能下载,充值成为VIP终身免费下载不限下载次数。马上充值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由网友收集与网络,本站不承担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真实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网友上传的电子书仅供书友预览使用,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将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处理。举报邮箱
如果喜欢某本书,本站鼓励购买正版小说,支持原作者的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