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纯爱同人] 《吴钩番外2篇》作者:沈纯

本帖最后由 戀風草 于 2011-11-7 15:18 编辑
% \- d% `/ Z  Z* f8 u# G! ?5 L! y9 ]" W8 U' }
正文链接:  《吴钩》作者:沈纯[完]
  N, s: `% @; ~& }2 J7 D; m( E1 w0 l& Y' d
吴钩番外
" o; D7 a& m- w* q  声明!!!  m5 |- m( n! A+ V. I8 g, m
  不许嘲笑我不许打击我不许说我写得烂,总之这次该写的都写了,我以后再也不写了!>_<+ S- C# ^7 q6 z( k" K8 U" a9 j
  2 k. l* X" V5 U* a! x( ?
  ' H" k: }2 O* C5 f
  至少在伸出手的一瞬间,他也还只是在开玩笑。
8 Y. `, Z1 e7 G! Q4 J  这倒并不是温惜花有了做柳下惠的觉悟,也不是对一个男人,并且是自己最好的朋友的男人出手带来的迟疑,而是纯粹的困惑。一种晚上准备睡觉,但是翻来覆去总是觉得忘了什么,以至于无法入睡的困惑。
0 g0 z! d9 e2 c7 w  真的要……
, r- _% d( V. n/ u; N( Y: u  他能从极近极近的距离里看见自己,倒映在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里的影子,或许写满了这一刻脸上的犹疑。而沈白聿没有闪躲,甚至一丝动摇也见不到,他只是在温惜花接近的刹那略略的抬高了下颌,没有表情的盯住面前带着笑脸的男人。, [# M3 L6 I! \0 c
  真的要……让这个人……3 P# D2 t8 q7 z, @7 Y' l
  温惜花自己知道他是在笑着的,他的思绪并没有影响到动作。一点点俯下身体,几乎能够感觉到那有如深潭般的眸子里散发出来的寒冷,以及和这寒冷完全不匹配的微弱的呼吸,扫在脸上似春风拂面,悠长又甜美。
6 |* T6 G" P0 n" k* {  真的要……让这个人……成为自己的……吗……
* i7 z; D: n- N- P+ }  心觉得危险,因为这个人不是其他的人,而是沈白聿。他很清楚这种关系的实质,一旦做出了决定,得到的同时也就是放弃的同时。同样的,沈白聿也清楚,并知道他知道他清楚。却到目前没有任何波动的迹象,只是随着他的接近,眼睛变得越发明亮起来。" `# B: Q/ O0 ^! \! ~  U
  几乎是经年,又或者刹那,温惜花的手终于抚摸上了他的脸。感觉着手心传来的些微温度,和指尖细致的触感,温惜花叹了口气,道:“小白,我现在才发现你原来很狡猾。”7 w7 ^1 J; c, e8 ]
  沈白聿微微一笑,轻轻的挑眉道:“哦,我以为你喜欢如此。”
& f; H# P" w$ _. {- l8 _  这句话实在很可爱,要不是时候不对,温惜花一定会大笑起来,但现在他只能摇摇头,叹道:“真是糟糕的家伙……”
9 E9 P$ N8 B( n1 \, i  话尾消失在一个轻柔的吻里,摩娑片刻,直到那冰冷的嘴唇因此有些喘息,才放开。抬起头看着沈白聿,温惜花眯起眼睛,微笑道:“很美味。那么,我就收下了。”# M, u+ E- N* l$ Y9 z
  
9 j% o  W  v, h$ z! {: A  大白天做这种事,好像的确是很糟糕。
7 I* ?8 x, y4 i- b4 M  沈白聿瞟了一眼屋外未落的残阳,仅是一瞥间的分心,一只手已经任性的覆住了他的面孔。忽然的阴霾让他忍不住眨了眨眼,睫毛因此滑过那温热的掌心,麻痒的感觉让手指不自觉蜷曲了下。几乎是现在,他才反应过来,覆盖着自己的,就是可以发出天下间最强最刁钻的指劲的手;而现在正在解开他领口的,则是握着天下间最有名的兵器的手。
0 \5 k  m; L  F- R+ S  突如其来的领悟让他忍不住笑了出来,眼前一亮,温惜花已转而捧住他的脸,苦笑道:“小白,莫要现在还得让我求你专心一点。”) y+ ?8 {' t. L; `. n% g6 b
  先是一怔,沈白聿很快笑的更是大声,越笑越不可遏制,腰一软,干脆就倒在温惜花怀里。温惜花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伤脑筋的看着沈白聿千年难得一见的失态,凌乱的黑发就那样布满半褪的衣衫,眼睛里还有光芒闪动。怕他真的笑岔了气,温惜花只得出手扶住他的腰,一股真气就此渡了过去。沈白聿觉得气海微震,慢慢的压住了笑意,只有胸口还在轻轻起伏,温惜花叹了口气。% C' @) R. r  x3 L# M
  沈白聿微微一笑,忽然伸手去拉住温惜花的衣襟,往下一带,左脚斜勾他的内膝,一个反身就把温惜花半个身子压在下面。温惜花也不动,就任他大半个人的覆在上面,笑着拿住垂下的一缕黑发在指尖缠绕。沈白聿单肘支起身体,另一只手迟疑的抚上温惜花的脸,他的手很冰冷,触碰的动作是那么小心翼翼,轻柔到叫人觉得心里微微的痛楚起来。
5 n! a: J. |" T  z$ K' Y  他的声音也很轻,耳语般,却很清楚:“……对不起。”8 a/ M. a/ R+ n% i, M% l( C- K  |
  温惜花不笑了。
2 Z- j. m, W% M+ t. @  沈白聿漆黑的眼睛逐渐眯起,仿佛这样就能不去泄露那一刹那盈满的痛苦。他摇了摇头,像要甩掉什么,深吸口气,又轻轻的说了一遍:“对不起……”
% D/ {7 l. D4 f4 ~$ e1 |* d  然后就有如优雅的猫一般,缓缓的移动身体,狭长的眼中焦点一动不动,怀着眷恋,又有些畏惧似的,试探着把唇重叠上来。温惜花闭上了眼睛,感觉那微凉的唇上有些许战抖传来,抽出手去扶住沈白聿的后颈,一点一点的加深这个吻,直到把最后的这句话变成叠合在胸口的鼓动。6 O, U  H8 o4 A1 [2 Y" \# B
  对不起……
( e' V2 ^) k+ Y" t% v+ X0 g( j  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什么也没有办法给你。所以,对不起。3 j& v! N, ]) d; t; m" T+ {
  
5 H/ Z) _3 q$ j1 e( x' M) K- h  温惜花在吻和吻的间隙中,轻轻的把沈白聿重新推倒回去,然后放开手,把身体后仰了些。他看着沈白聿用力喘息的模样,笑了起来,懒洋洋的道:“不好意思,我的善心今天正好打烊,口头道歉拒收。”
4 ^+ R9 G# O: \/ Y  调整呼吸,沈白聿把头在枕上侧了侧,眼就要睡着似的半阖,微笑着淡淡的道:“你想要怎么样?”
4 t3 O1 @; W# Q3 L6 _8 I! ~  眨眨眼,温惜花好玩的笑道:“想要什么都随便我吗?”沈白聿眼里也闪出好玩的光芒,唇角微扬,点了点头。
7 P( K5 d) w+ K5 L" j* x  温惜花一只手捉住沈白聿身侧的双手,拉高手肘到头顶,另外一只从床边抓到之前被自己解开的发带,最后,笑嘻嘻的看了沈白聿一眼。叹了口气,把双手从并不出力的固定中脱出来,送到对方面前,皱起眉咕哝:“真不知道谁才是比较糟糕的一个。”
$ P2 Y! k+ v; c/ ^) n  整个动作熟练到诡异的程度,绑的正好,不妨碍血脉运行,却几乎不能移动。温惜花笑着去解他的衣带,道:“些许个人爱好而已,不要说得这么难听。”; y' i( w/ o, o3 y4 M
  沈白聿瞅了瞅自己的手,叹道:“明明就是只准州官放火……”
* b* ]" A* c' _2 o  俯身咬了一口他颀长的脖子,温惜花把唇贴在青色的血管上,柔声笑道:“小白,你知不知道刚刚自己在做什么?”, m# u3 X! K+ W1 |! e1 A
  感受着覆盖身体的热度,沈白聿有些不稳的道:“我在做什么?”* Z  h5 h2 L0 |0 Q: F6 I; r
  抬起头,亲了亲他的眼睛,温惜花微笑道:“你在撒娇。”话一完,马上趁着他张嘴打算反驳的当口堵上去。4 a$ j7 N7 N  z% [; i' f/ t
  3 z0 n" d" h- J4 J/ W" l( \% i
  一开始只是觉得甜美,甜美而需要的,就那么沉醉进去,反复的接触,即使呼吸急促也不愿放开。但是慢慢的,动作越是深入,探询越是延续,就越是觉得不能满足。几近苦闷的情绪从纠缠的唇齿间开始弥漫到全身,找不到突破口的焦躁逼出了细细的汗珠,交换的亲吻间,喘息逐渐炽热到可以燃烧的程度。
% m1 y" L, o% x  双手被缚的痛苦凸现出来,沈白聿的脸浮着些不自然的红晕,身体因为无法自由接近而动摇,细致的皮肤在抚摸下颤栗。相比起来,温惜花要从容得多,在重点或轻或重的触碰,恶意的观察对方表情的脸上居然还有丝笑意。若不是变粗的呼吸声透露了同样的急切,沈白聿几乎以为他毫无所动。
& y6 ~% Z1 p5 w) Y/ q4 I  “!”
6 T  W' d1 m. m9 z  突如其来的痛楚让他皱了皱眉,温惜花把手指撤出,自语道:“该死,这样不行。”他回过头去在散落床脚的衣服里摸索一阵,拿出一个白瓷的小瓶。塞子拔掉,就有好闻的清香味飘出来。. z# [( Y) k' k) G+ G
  沈白聿警惕的问道:“这是什么?”: r* W% A- s' P/ S6 c2 T$ H; {
  温惜花叹了口气,老老实实的道:“回阳五龙膏。”8 j: j  }9 T: F: O9 P+ g( N
  少林寺的镇寺之宝,只三滴就可以救人一命的药中奇珍。温惜花毫不吝惜的倒了许多在手间,沈白聿看着他。
3 o$ H2 _" x; \  两人的身体就那样纠缠着,都瞧了瞧瓶子,又同时互相看回去,都觉得又是不可思议,又是想大笑出声。
- l8 K% m. p, z% ]$ G  “别,这不是笑的时候。”温惜花才忍着笑移动了下身体,就听见沈白聿喘了一声,微闭着眼,道:“就算你不让我笑也……!”9 {! z" W: J+ ?* l0 ]
  长久对抗毒物,沈白聿忍痛的能力比旁人要好上许多倍,天性里的洁癖让他皱起眉,在缓慢的动作间轻轻摇头,表情既带着些厌恶,又似不能负荷。温惜花看得有些着迷,加重手间的力道,然后在沈白聿真的变了脸色的一瞬间飞快的收回手,将身体覆上去。; M2 P5 F. ]/ T! d
  下颚微抬,唇似是想要呼告而分开了一线,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秀丽的眉毛深深的蹙起,闭合的双眼在长睫下异常端整,笼在脸上的薄薄的汗水在这么近的距离里变得无比清晰。
9 a8 s% F1 c; n# Y( c  温惜花也皱起了眉,他眯着眼,不放过这一刻那张脸上所有的表情。因为洁癖和不适表现出的抗拒,因为抗拒表现出的忍耐,因为忍耐表现出的柔顺,那种无所适从的苦闷,不能动作的焦虑,都在脸上毫无遗漏的被观察、被审视。% {9 f# @7 a# |$ O  F
  被看到的一切点燃了。那染上情色的味道而显得无比陌生,又无比撩人的面孔让温惜花不可自制的兴奋,就像第一次的经验似的,想要追逐,一点也不放过的榨取,然后爆发的欲望一瞬间全部涌上来。
) i- M, x7 Q9 A6 B( N' F+ X  l  想要想要全部都想要!好想要!7 w  S% o( [* R, Z
  凑近沈白聿的耳朵,一边重重的咬住,听耳边的呼吸更显急促,一边加大动作,温惜花几乎是喘息的道:“怎么办,小白,我好想把你弄坏。”
9 m/ J) `$ s7 T7 h  E  * |6 p$ W* |8 V, R( D' o" _$ t
  热,潮湿的触感,几乎叫人发狂的束缚,被侵袭的无力,挖掘般的痛楚和晕眩,不能遏制的酥麻。他似乎已失去了意识,只是努力跟随着入侵的动作摆动,在不停接触的唇舌间哀求似的跟随。好热,热得叫人受不了,叫人想大喊。: g3 B% S+ L* V& b% ?3 F
  上方的男人突然捧住了他的脸,强势又甜蜜的要求:“叫我,叫我的名字。”
9 Z8 X4 e; ~: K& J* e: l1 r  “温……温惜花……”5 h) L2 K) S2 I% x% @
  灼热的话语就那么近的拂在脸上,又痒又火辣,叫沈白聿忍不住呻吟了一声,睁开眼睛,微弱的道:“手……”
9 }6 H, G+ p- ]6 \  “嗯?”) B: a9 a8 I7 S8 w- g/ H% A& _
  “手……解开……”无法忍受的把脸放在伸过来的手心里摩娑,吐出焦躁的气息,睁大的迷迷蒙蒙的双眼,里面像有火焰在跳动一般。
$ w7 ^) N; V( Y) f2 \- m$ f' _  “解开吗?”一口咬住了沈白聿的下唇,然后用力再把身体的中心更贴近一点,更多一点感觉那要命的紧绞,直到惹来剧烈的颤栗,才满足的微笑起来:- q! Z' T% v- k8 V, U0 }7 @. J
  “一直到我说行,都不可以。”5 g9 s8 h7 k  ?' }2 c! X* G/ c! ~
  ( a, S4 _0 T! k
  身体好像漂浮在云端,彼此还在轻轻触碰的部分带来余韵后甜美的眩晕,感觉再次纠缠上来的四肢,沈白聿眯着眼睛,抱住被子角往床里面滚了滚。
- a+ I* b4 D: S  k# ?  过了好久,他不甚其扰的睁眼,转身道:“我要睡觉。”9 n1 j% j0 d3 Z* R2 r: y
  温惜花笑了,继续去亲他的锁骨,含糊的道:“你睡你的,我又没有不让。”
9 ^( E) F3 J  k" P* m' d! a  “喂,温惜花。”* S; ^- r! Z) A7 S
  “……嗯?”
/ P5 ^7 J) a1 \) l  “下次,我要在上面。”
! v0 v0 E4 u. W2 C  Y  “?!”) n8 d1 `7 u( H3 u, P& B! v
  “……”(哼。)
" m. [: d- k9 N% y  “哦……小白,原来你喜欢这个姿势啊?”
6 z9 l( H, Y' l( G  “……………………”
+ j# u7 ^" f& N2 E; q* b  “嘻嘻,你喜欢的话要早说啊,不必等下次了,我们现在就可以试试。”2 \& d) P7 O$ W7 }; J
    “ #@&!!”
  W3 i' _1 j' L3 Y$ j/ t( k  “不要装睡,我知道你睡不着。”
: {4 P# [8 a# j  T4 p8 u" P) w  “……”(要不是还很痛就直接踹你下去了。)# V/ R: h$ L+ `4 l. F6 x9 d1 L/ P, t! O$ a
  “小白——”
% F, h% X( r+ f- s- d  ' Y) [) c. o. Z3 L
  (不行了,我正式阵亡-_-||  
6 G. S! V* Y2 K( M, I6 x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嘲笑人家H写得差了,因为实在是没有资格啊,555,能把H写成这样的人,可能也不多~~~~~~~~>_<~~~~~~~~~~)
6 f) Y( `4 l2 H% b# q0 `, d- S0 ^# A  @6 ~6 u

4 w; P/ P2 A6 L
1 H8 O# [5 L! b8 {& F+ _/ N4 O. d吴钩 番外 反省与告白的下午茶 BY 沈纯1 ?" d6 x+ f/ W! L
这个事件,发生在我们所不知道的某个时间和空间(……),事件的起因,是一封神秘的邀请函。% s6 H& L, Z7 ~/ q  S) |& m0 [
“到底是什么意思?”( `; ]2 A$ M9 t; Y
“不知道在搞什么鬼,去不去?”& M: X  m. L- P' m
“……去看看也好。”+ s2 K2 H8 c* g; w4 I1 W

# ~1 Z, U/ A, ]2 R  ~2 `. D- h, f% c# K  y* i7 ^/ Y6 h
温大姐在心情好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坐在湖心的小亭里喝茶看书,温家上下都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要有任何人去打扰她。因为身为这一代温家的掌权人物,温大姐不高兴时,别的人通常也都会跟着倒霉。$ u; J( R: N- J% Z
但是这一天下午,温候府的斋心亭上,除了温大姐,却还有两个人——“宝宝乖,不要闹哦”——不,应该说是三个人才对。1 Z" G7 p% {, d/ L
“那么,韩夫人请我们来干什么呢?”那母亲哄着了怀里的孩子,微笑着问。
, b& ]& i3 j* B' I, H. B; t( J: N. |温大姐喝了口茶,看着熟睡的婴孩,眼中流露出一丝慈爱之色:“也没有什么事,只是请你们夫妻来喝喝下午茶。无论如何,我们也算是姻亲了啊。”, u) ]/ r2 }# [
沈奕非苦笑起来:“这好像不是什么特别让人高兴的宣言。”0 V/ ?; w) h% x: l
温大姐也忍不住皱起眉头:“说句实话,我的想法,也跟你差不多。”! p% |7 o' P+ c3 q+ X" z4 ~
两个人对视一眼,一起脱力的长长叹了口气。倒是薛明月一边拍着宝宝,一边笑了:“奕非,你不是说过只要是大哥做的事情,无论对错,任何人都不能改变,我们也都会支持的。”/ z% [# E4 H0 |( O
沈奕非眉一挑:“不是那个问题,关键是,为什么要是那个温惜花!”, X8 f9 H' I( F1 T, c5 Q5 m- c
“哦?”温大姐眯起眼睛:“你对我的弟弟,似乎有很多不满嘛?”% l  _, E2 [. C& a
沈奕非脊背一凉:“倒不是不满,就是觉得……”
$ N9 P$ A# V. r7 U1 Z他停在哪里,三个人互相看看,突然一齐开口:“——就是觉得有失落感而已。”
! b9 b3 r8 J2 _9 k+ j: ?“唯一一个可以欺负的弟弟……”* \+ t" N) d7 }0 ^+ u5 U
“唯一一个初恋的人……当然,初恋也不会有两个人。”; G4 `; h9 H; e8 a
“唯一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 Y. S! a( A: H# _9 U“啊?!!”
; `  B; c- D' P. Z' e+ }薛明月偷偷擦汗:“老公,难道你……”. Z* f7 o3 @' |" u
沈奕非紧张:“明月,我刚刚只是随口说的,我——”3 j2 o8 e# j- t5 _, o  l
——“有自恋倾向?!”
* Q& a- r" k1 s9 V! G& k“咳咳,”沈奕非一阵猛咳,半天才缓过起来:“不是!你搞错了,我之所以对大哥的样子比较执着,是因为过去二十多年我至少有一半的时候不知道自己长成什么样!”  H. i( |3 F( J2 L$ [* |& ]
看见两人不解,他只好解释:“从加入魔教开始,我师父就一直让我戴着面具。我是要接替他成为‘影使’的人,影子,就是不能被人觉察,也不能被人看见真面目的存在。后来学会了易容术,脸更是一年到头不见天日。直到师父死了,我才有机会第一次见到他的脸。进入青衣楼以后,我偶尔会在无人的时候露出真正的样子。因为我可不想一辈子顶着不知是谁的脸生活——反正可能就算有人看到了,也不会认识我,毕竟根本没有人见过‘影使’的模样啊。”
5 \8 z* `% `& Y* Q5 A, X. K薛明月和温大姐互相看看:“唔……真是很悲惨的回忆。”
& e4 t0 v% `: F: y9 P5 B/ W9 g沈奕非继续:“所以我看见大哥第一眼就觉得很喜欢他的脸,而且虽然我们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但仔细看看,他的线条要细一些,看到他就像在照镜子,随时都知道自己长成什么,实在是心情舒畅。”9 _1 T) E7 f3 }4 m; e3 Q# Z
温大姐点头:“明白了。”$ r3 G4 J/ o- ]+ E) ?
薛明月看了沈奕非半天,忽然一拍手:“其实这不是很好玩吗?如果易容成熟人也不知道的人,就可以尽情的戏弄对方了啊!”) @7 {8 Z7 s4 K* R8 g5 p' f- m
“嗯?”沈奕非陷入了沉思:“是啊。这个问题我以前倒是没有想过,因为我没有什么熟人……”
, z# {0 C4 @4 f% T9 v“现在不是有了吗?比如说大哥,温惜花,方匀桢,方匀桢他老婆,冷姐姐,温大姐……”: P) c. G+ N+ C/ @1 X
“那我回去就教你易容术,看看我们能骗到多少人好了!”/ T% \* m9 C9 c7 m  d* j
温大姐擦了擦汗,这夫妇俩有变装演出癖吗?不过说起来,好像沈家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这种因子……“你们夫妻的事,找别人就好了,绝对不要牵扯上我。”
- x+ {. Y0 y3 ?8 ^' l9 d“对了,温大姐,你找我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9 Y% C5 f1 s# i4 B! K. T2 N
温大姐一愣,笑了笑:“没有什么,喝一口让人怀念的下午茶,不是很有趣吗?”
3 X% ~( Q3 t8 G/ Z; Y+ I9 g薛明月的眼神逐渐的柔和起来:“我以前,也常常和大哥一起喝茶。他会听我讲每天发生的事情。不论我说什么,他都不会插嘴,就是静静的听着,静静的看着我,那就是我一天最幸福的时刻了。”+ V; Y- u! v) e
转头看见沈奕非有些不自然的神情,薛明月很温柔的笑了,伸手去握住对方的手:“不过,都已经过去了啊。我现在才明白,虽然那时我觉得很幸福,可是大哥却一点也不快乐,——我没有力量把感受到的快乐也回报给他,因此到了最后,他都只有一个人。现在,我很想让带给我幸福的人觉得幸福,因为我知道我可以。所以,那样就好了,大哥也一定是这样想的。”
6 l( ^1 y; C" h3 m: F3 O看见相互依偎的两人,温大姐微微的笑了,薛明月也朝她一笑:“我们有事要走了,在那以前,大姐你愿意认这小子做干儿子吗?”
$ a# n' b: i# {9 C- H那是成为了母亲的女性才会有的宽容而又了解的笑容,温大姐苦笑起来:“干妈……如果我有孩子,他可能该管你叫姨妈吧。……这个孩子,叫做什么?”
$ H5 n# ?( u1 Z* l沈奕非笑眯眯的说:“没有取名字呢,我和明月都说等大哥回来让他取。”; E, U% R1 v! \, d1 ^2 x
温大姐正色道:“你们千万要记得,取名字的时候不要让我弟弟在场,也绝对不要听取他的意见。”
  I! G  J+ L# n+ K8 u“为什么?”
/ w9 L7 f1 v- U9 x% D- C, |“我们温家,有一个可怕的传统,一旦取出来名字,那孩子的性格就会和名字一样。比如四弟温停雪,个性就跟火炭子一样,当然,温惜花和我就更不用说了。”
7 z0 L9 d6 O' K; T. k“……(可怕的诅咒,如果不小心取了个不正经的名字,那孩子的个性……)”
) ?1 E3 J2 D  \, @8 ]* J“不过你们家的名字真是有点奇怪呢?”( A( E& ~! T9 {/ a9 y5 N
“你们听出来了吗?这都要怪我那不正经的爹!给女孩取名字用凤凰展翅也倒罢了,为什么给男孩取名字要用风花雪月呢?!”
2 Y" z6 S- w! O……6 w, s& t. j1 C: w; h7 N
“总算明白温惜花的个性从哪里来了。”
论坛需要充值VIP才能下载,充值成为VIP终身免费下载不限下载次数。马上充值
1

评分人数

  • 戀風草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感谢分享
连载更新至完结:
10.25《未来之先婚厚爱》 补章           10.12《苏醒》夜嘀   
9.20《星际契约将军》林羽双竹正文完   8.08《重生之黑色美人鱼》醉一笑           
7.02《我欲同欢》歌逝                       6.08《小小巫神异界成长史》七夜忘情  

感谢楼主) z: `1 r& Y! K8 m  J2 s  P) v  l
最近刚看完《吴钩》,很好看的···
海内存知己
天涯若比邻
大爱的两只!!!!!!
没事抽抽风,生活很轻松
好像正文也很好看的样子
番外,楼主抱抱,大好人
我喜欢
 大殿之内,七名劲装男儿均持长剑,随着一名老者的喝令,霍霍舞得正疾。这大殿极是富丽堂皇,正北面掩着珠帘,模模糊糊显出一个人影。大王自从受到惊吓,便不敢见风,哪怕是一丁点儿风,都足以让大王不安。因此窗户都是关着的,挡着厚厚的紫提绒金流苏窗帘。四周摆着十几盏九叶烛台,来自异域的香烛烧起来没有一点儿声音,一种说不清的细幽的香气便与光明一同充溢在大殿之内。
谢谢楼主分享~~
哈哈哈,好可爱,写的很棒呀,继续写下去呀
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由网友收集与网络,本站不承担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真实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网友上传的电子书仅供书友预览使用,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将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处理。举报邮箱
如果喜欢某本书,本站鼓励购买正版小说,支持原作者的创作。